028-6132 0318

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直击:直播APP风光背后的秘密

日期:2016-12-20 16:48人气:
6月27日下午,股东胡女士一直在斗鱼上看万科股东大会的直播,“我家重仓万科,是万科小股东,复牌要跌成狗吃屎了!”胡女士一边看直播一边埋怨。这场持续2个多小时的直播,让这件事的发酵变成最大化。
 
  同一天,演员田朴珺,也就是王石的妻子,一大早就在陌陌@@哈你直播平台上“以王石妻子的身份,开展24小时直播约饭”,但后来以“田朴珺行程奔波导致皮肤过敏”为由延期了。
 
  如今,重大事件发生时,直播已经成为重要的扩散路径和发布渠道。但是,当机器人粉丝、注水刷数据成为公开的“潜规则”,一场洗牌之旅的大幕似乎正逐步拉开……
 
  “亲爱的映客用户,您设置的用户头像不符合映客社区阳光健康的宗旨,系统已将头像恢复为默认图片,请您更新属于自己的头像。”白领小曹几天前在映客APP上注册了一个账号,用了一张艺术写真的真人头像,结果遇到“在线小巡警”的警告。网友小杨说,现在映客管得很严,还莫名其妙被禁言,也没有僵尸粉了,播了5分钟也没有人来看……
 
  这一幕出现的背景是,前一段时间直播APP刷数据被扒出来,“直播平台黑屏3小时,21个粉丝仍不离不弃”,这里所说的粉丝,其实就是机器人粉。刷数据,这是业内公开的秘密。
 
  “刷打赏”也成为经纪公司、直播平台和网红之间创造“GDP”的手段。如网红经纪公司花2000万人民币向直播平台充值,取得五折优惠后,相当于得到了4000万虚拟货币,再将这4000万虚拟货币花在自己旗下的网红账号,随后,4000万的收入和直播平台五五分成,经纪公司就可以得回付出的2000万,也就是说,经纪公司其实并没有损失,但却捧红了自己的网红,同时网红账号收获了大量流水,直播平台也得到了大量的VC数据。
 
  因一举数得,“刷打赏”也变成了直播领域潜规则式的玩法。有分析称,产业链上下游之所以如此“配合”或者说“纵容”,因为没有伤害到用户的根本利益。不过,用户作为围观者,成了这场“假戏”的参与者。
 
  直播平台泛滥,可以说是一场资本吹出来的泡沫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已知的116个直播APP已有108个获得融资,知名直播平台的融资2014年约7.9亿元左右,而2015年增长到了23.7亿元。
 
  而在2016年上半年,关于直播的融资增长并没有停止。比如,今年1月,映客获得A股公司昆仑万维的6700万元融资,3月斗鱼TV融资1亿美元,腾讯领投出了4亿元人民币。A股公司中,游久游戏、浙报传媒、奥飞娱乐等都为直播行业的“繁荣”贡献了资本力量。近期,大量创业公司融资,募资用途也倾向于当下热门的“直播”,比如疯狂老师,一个在线教育的平台,最近融资1.2亿元,要发力的方向也是直播。
 
  艾瑞咨询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5年中国有近200家在线直播平台,这些平台中有相当多还没有过A轮,当下直播平台主要依靠融资烧钱来续命,都是靠资本养大的企业。
 
  风光背后都是亏本买卖。资本热捧的风光背后,几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是在做亏本的买卖。欢聚时代财报显示,其旗下移动直播平台虎牙2015年4个季度分别营收5500万元、8530万元、8240万元和1.336亿元。但以分成和内容为主的营收成本,却分别支出了6.727亿元、8.333亿元、9.055亿元和8.073亿元。简单计算,虎牙2015年的经营性亏损超过25亿元。
 
  在直播行业,目前大体分三种:游戏电竞直播、视频直播、电商平台直播,盈利的模式也无非三种:广告、卖货以及打赏收入,但这些收入根本无法支撑一年数亿元的成本。单单一个带宽成本,一线直播APP的月成本在2000万元。而游戏电竞类主播平台上,主播的薪水也是很大一笔支出,比如虎牙以3年1亿身价签约炉石主播安德罗妮夫妻。
 
  在内容上,各家也是“烧钱”投入。比如映客拿到了2016年BIGBANG演唱会的全程独家总冠名,据说仅三场演唱会直播花絮的签约费就花了2000万元。王菲今年12月30日将在上海举行演唱会,所有合作都谈妥的情况下只剩下直播平台仍在磋商,据说阿里星球曾开价1亿元试图拿下独家直播权。
 
  但业内专家表示,行业内大部分平台还没有找到真正适合的盈利模式,依靠简单的广告变现和打赏模式已经显现疲乏状态。

更多资讯 更多